寒门再难出贵子(1)

现在越来越看清楚“性格决定命运”,性格这东西是熔透于骨髓的,性格的养成和学校教育没有多大关系,大多决定与家庭背景,和成长环境。从大学毕业出来的第一步,往往起到至关作用的是家庭背景,也就是从起跑线普通家庭的孩子就输了一大截。在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,当金钱决定一切,成为人的终极信仰的时候,这时候也是“门阀”、阶层相应出现的年代。

一群实习的大学生
结合我自己近半年来的观察, 我在商业银行人力资源部上班。去年招了很多学校的实习生,实习可不是正式录用了。以前自己年龄也相对年轻,没有太多关注以往的实习生,今年正好我负责这些孩子,在我们这里招了大概60名实习生,其实最后录用不会超过10人。这些实习,其实就是银行的噱头,可以找些一个月几百块钱对银行来说的免费劳动力,对学校,对外宣传,对社会某种义务交代吧。但然能进入银行实习的都是学校推荐的所谓的好学生。
银行这种单位,在我们的体质下,纯国家垄断机构,待遇相交于其他行业待遇还是比较高,在银行工作可以得到优惠的贷款利率,买房子贷款都相对容易。总之一句话是那种世人眼里比较羡慕的单位。接下来讲讲这些孩子的人生的第一步究竟是怎么迈出,怎么的实际结果。有时候相处了这些比我小将近10岁的孩子,真的觉得一切的理想主义都是狗屁,只有现实无法再接触的现实。大学毕业,更何况是大四,还是一些孩子。去年的2月份我接待我们这个省最好大学的这批孩子,来到我们单位,从中可以看出这些孩子都是一个名牌211重点大学即将毕业的学生,可是TMD组成又分了这么几种:一类,农村家庭出来就是学习很努力的,在学校很优秀的,大概能有20多个;还有一类就是家庭县城的的孩子,有那么十几个;再就是所谓的大城市的孩子十几个,这就是当时看到他们的资料的印象。印象很深的是去年三月份,他们第一次来到银行。因为第一天报到,我们准备了一间办公室,早上等着这些孩子来报到,上班后开始等着这些学生的到来,我的同事跟我说:我告诉你我知道哪些孩子来的早,哪些孩子进来会和我门打招呼,哪些孩子会和我们聊几句,哪些孩子会进来会给我们倒水。打赌的结果是中午请他必胜客。。。。。。
然后,他数出了一大堆简历说这些孩子,会来的相对早点,然后把这部分简历交给了我,真的当时的结果,最早来的十几个孩子都是他给我的那些简历里面的。慢慢的陆陆续续的来了这些孩子,然后真的有的进来很紧张一句话不多说,有的笑嘻嘻的和我们聊几句;有的会很自然的说:以后你们是领导了,给你们倒点水;有的孩子会大大咧咧的。其结果是我同事预测的,错误率只有两个。当时我就惊奇了,中午请他吃饭,我说你怎么看出的,他说这不是他的绝招,是以前跟着副行长接待实习学生从副行长那里得到的一个启示。其实很简单,看简历资料的户籍所在地,和父母工作单位,能归纳出群体来,也相应的能归纳这同一所大学,几种孩子的性格特点,处事方法。因为有些东西是共同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站在年长的角度上去分析就很容易得到一个初期的预测。下面是同时分析的过程。
一,来的很早的孩子,大多是农村的孩子。因为他们重视这是一生中第一次离开学校去个正式单位实习,会很重视。因为是学校推荐,自然会打电话给家里,家里父母能给与的指导无非是好好珍惜。学校重视,第一天要早去,这一类的教导,自然来的最早的是这些孩子。但是都紧张,和我们几乎无交流。
二,进来和我们打招呼,并且还有倒水的那几个孩子无一例外,父母都是在党政机关工作,真的很准。
三,进来大大咧咧,还开几句玩笑的几个孩子,家里都是经商,可大可小,但是父母身上那种灵活态度的熏染,在身上能看出影子。
四,还有那么两三个,感觉挺冷傲,相对自信,对我们是属于那种不卑不亢的,这几个无一例外的属于大城市知识分子家庭的孩子。
就因为这个小插曲,我开始觉得很有意思,开始觉得应该去分析这群孩子。十年前的自己也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,我内心很清楚,实习的最后结果这群孩子只有几个可以留下,大多还是得自己找工作,那时候心里只是一个念头,保留下他们的联系方式,看看半年后,一年后,一年半后他们第一步迈出的样子,也许能追寻到他们十年后的样子,也就是现在的我,现在我身边的朋友、同学、同事。就是这么个念头,让我注意去观察他们,去看着他们从孩子走向成人的第一步。没想到这一年多的观察,真的让我总结出了很多东西,也从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困扰点。
选择哪个部门
这群大学生参观完单位后第一天报到的下午,需要在会议室这群孩子开个见面会,这种事是面子事,也是银行对外宣传点,自然会有位副行长级别的讲话,然后是人力资源部经理,然后就是具体的告诉这群孩子,去哪些部门实习。就在领导们对着这帮孩子讲了一堆官话,套话的时候,一个小测验在我脑子里成型:让他们自己选择想去工作的部门,不能写一个,写三个,可以电话与家长交流,给他们20分钟时间考虑,他们直接在会议室不能相互交流,如果想得到指导,可以去走廊,给自己父母或亲人打电话咨询。结果是大概十个孩子还明确的写出部门名称,选择的岗位相当不错,有一半随便写写,有的部门是自己臆想出来的,或者具体大概知道是什么工作性质,但是无法准确说出部门名称,就自己造了一个,还有几个写了就是写了收钱,贷款 之类的几个字,这就是他们大学四年金融专业,经济等等专业。
然后,当然就是按照银行的实习流程,在给他们讲一下银行如何伟大,如何有前途,如何…..
当我拿着他们的自荐部门的小纸条,有了这么一个发现:能够精确写出银行部门的那十几个孩子,大多家里是机关,和经商的;农村孩子有一个能精确写出,问了原因是自家有个亲戚在工商银行上班;知识分子家庭的孩子,大多都是什么行政,什么管理,什么内勤,是绝对不会和外联部门的业务有关系;经商的孩子都想实习客户经理;家庭父母在机关的大多都想做主管助理。真的很有意思,一点一点看出了他们的性格,一点一点看出了他们的选择。
开完会的时候,副行长告诉我,今年行里大概会招15个应届毕业生,各个方面的关系需要应付,这群孩子,只能选择优秀的留下两个或者三个,让我们负责细心甄别一下,到最后,作为单位录用的主要依据。这件事让我负责,回来再看到这群孩子,我就有点心颤,60个都是学校的好学生,只有两到三个实习完就可以来这里上班了,人生的第一步,就可以以这里为开始,其他的五十七八个孩子又得迈向人山人海的招聘会,又得一次次的面试打印简历,突然心里觉得很压抑。
第二天,就是给他们安排部门了。哪个单位都一样,有的部门自然是舒服的要命,自然有的累的要死,其实哪个部门也想要跑腿的小孩,但是对我们来说的跑腿,对他们来说也是有好部门,有不好的。如果被安排做大堂经理就要一直站着,挂个横幅,一天在大堂跑来跑去;安排在老总办公室的外边就是接电话,复印个材料;安排到监察部,对不起,跟着去安装提款机和指挥工人安装摄像头吧。因为实习不能安排做窗口从事窗口业务,大多就是内勤,外联,和打杂了。
俗话说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别看小小实习,斗争就开始了。第二天一早我总共接了四五个电话,也有直接去我办公室的同事,级别高点的有部门老总,低点的有普通同事,开始给我打招呼:把哪个哪个孩子,直接弄他的一亩三分地,无一例外要和我吃饭,哈哈。。没办法,只好按照他们的要求把相应的孩子,分到他们的麾下,人数,五个,还有五十个多个,只好采取叫到谁,一个部门一个部门来,一个部门满了,去下一个。这里面除了家里能联系到银行打过招呼的,其他就是随机,也许是运气吧。不过出于人道主义,我定了一个活的规则:一个月后轮岗!

周周的工作
就是这群孩子工作了一个月之后,大多开始隐约的知道,这个群体有可能留下的只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人。因为在这里实习,多少了解了商业银行的工资,待遇,相对其他单位还是很有诱惑力的,就这样开始了。和小胖那样的理智派很少,当然这种理智来源于父辈的见识,父辈的能力和经济能力和人生智慧。这种孩子很少,就那么一个,大多数孩子,也包括我们这群成年人,都会为了一个飘渺的希望,希望自己比较幸运,去努力去争取。也就是从这些孩子中,我获得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思维。如果有能力一定去争取,因为既然大家都说这件东西好,既然世俗的认知都认为它是好的,那么它一定是好的,不要去自认为自己能够自己打拼出另外一个天地。如果全面衡量觉得这块蛋糕争取不到,立马要转换思维,不要做自己力有不逮的事情,因为努力了,争取了,你的条件达不到,最后伤心还是你自己。这一点很重要,也不知道是出于好心善意,还是出于什么,差不多每个孩子,开始知道我手里有名额,当然这件事,目前只有我和副行长知道,只有两到三个,从那天开始我的办公室,和我的手机开始忙碌起来。刚开始被要走的几个孩子,自然是拉着家长,拉着银行的同事,开始一次次要约我吃饭。这个是自然,人之常情,我知道我自己那点权利,只有两个名额,这个我谁也不想得罪,就一直开拖,找个理由告诉给我电话的人说:我没有这个权利,我也要听一大推这个孩子如何如何好,也许他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孩子。接着也有孩子的家长,开始直接会找到我的家,提着东西,呵呵,鉴于我手里那点可怜的权利,这礼物我没法收,即便能收,也不想这样,因为我觉得我确定一个孩子,那么就意味着另一个孩子要去满世界的面试,心有不忍,呵呵。。这时候,当狼多肉少的时候,就完全体现出一条定律:小狼怎么样,完全取决于老狼。周周一个女孩,家就是本地的,母亲在某物价部门担任处级干部。这个女孩子家教不错,穿着打扮很时尚,重要的学过芭蕾舞气质很好,有点那种很女孩的感觉,很有礼貌。我对这个女孩子最大的印象就是:家教一定很好,总是那么不紧不慢。当这个消息流传到周周的时候,让我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,孩子不错,只是一个很微不足道的条件,要爸爸或者妈妈很不错才是绝对的硬性条件。实习的第三个月,我接到了行长的电话,是大头一把手的电话。告诉我周周表现很好,必须要我把实习说明给她写好,我这时候耍了点小聪明问行长:我对这个女孩子没有什么印象,长头发,短头发,是哪个啊?行长说了一句,那个样,就是那个周周的女孩子,反正不是长头发,就是短头发,记住吧她的实习报告弄好,就行!哈哈,事实上行长也不认识这个女孩子是吧,为什么行长直接打招呼,后来副行长给我说到,周周的妈妈的是物价部门的处长,通过关系找到银监局的某位副局长,这位副局长直接给了行长电话,大头只有点头的分,既然硬性条件够,别的都不重要。第一个,这是第一个,后来更是听说,这个名额确定了,周周填了工作合同,周周的妈妈,爸爸,和银监局的副局长,我们银行的几位行长,喝了一顿,挺清楚是周周签了正式的合同,人家才请客啊,小弟级别太低,这种高级别请客,没小弟啥事。找工作,好工作,搞定一把手,如果主管部门和本单位一把手打招呼,几乎十拿九稳,说不准单位还得巴结你。从此周周去了六楼,分行办公室,主要负责和政府部门的联系工作,当然这里面其决定作用的是什么,大家明白不能在明白了。周周现在我的同事,找了个省政府的小伙在谈恋爱,小伙子也是那种家庭,呵呵,在下看来前途一片光明。当然周周的也有下插曲,就是实习的时候和同学恋爱了,哈哈,让其妈妈找了那个男孩子……自然就是几个月的恋爱……

治国的故事。
如果一对父母能把孩子起名治国,那么对孩子的期望一定很大。治国是学校的班长,也是学生会干部,篮球打得很好,皮肤黝黑,很精神,很勤快。在风控部实习,很不错的孩子,经常看着抱着一沓沓的资料跑上跑下,风控部权利最大,业务最多,资料,文件自然最多,这点比较累,没完没了的复印文件,没完没了的开会。治国被安排在风控部实习。风控部几乎是银行工资最高的部门,因为要求的太多,当然饭局最多,当然部门收到的小礼品也最大。治国家是农村的,从小学习很努力,篮球打得很好,在大学里成了一个公众人物,在这群女孩子中也很受欢迎,当治国听到实习名额的时候,这个消息是从风控部老总那里听到的,好几次下班的时候,看见他在我停车位那里,见了我就打招呼,连着好几天。我知道他想干什么,有一次我说坐我的车吧,正好经过你们学校,这样不用打车了。那天正好我老婆去岳母家看孩子,我也没饭局就是想开车转悠一下,就拉上他了。刚开始孩子很拘谨,很拘束。我说在风控部很好吧,好好努力争取留到风控部,那可是银行最夯的部门。治国接着这个话题开始了他的语言。快到学校他说大哥到这请你吃饭吧。当时我觉得这孩子挺有意思,一路说了那么多敲边鼓的话,到学校附近说请我吃饭,肯定这孩子盘算着附近的饭店很熟,在经济范围内请我吃饭,可是一想银行一月就给他们800块钱的实习工资,还不知道有这八百家里还给不给生活费。我说我请你吧,等你上班了,再请大哥。就这样没有听他选择的饭店,我选择我熟一点的一家饭店。开始我一场谈话。我说开车我不喝酒,让他喝点,刚开始还拘谨,喝了一瓶啤酒后,治国讲起了他的身世。家农村的,还有个弟弟,父母纯农民,父母对他有很大的希望,通过在银行的实习,觉得要是能留下真的再好也不过了。这时候我突然心里很压抑,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,他还是个孩子,没有经历过几次饭局。我劝他喝了两瓶啤酒后,就给我开始掏大实话,告诉我风控老总说告诉其名额的事,说如何如何想留下,说自己上学如何的努力。我发现了一个问题,这孩子不讨厌,但是总是说自己,还太小,太渴望留下工作。突然有点不忍,但是我能说的只有好好表现。最后我告诉他,我说你们部门的老总,风控的老总在行里很有分量,他比我管用。但是治国说了一句话,说要好好干,没说别的,是部门同事告诉他,我这里可能有名额。自然我只能说一堆空话套话,就在他的诉苦中我把微醉的他送回了学校。后来治国跑我家里来送礼,一条烟,还有一些土特产,我没有收。后来还因为一次外联活动,给他报销了500块钱。后来风控的老总说,治国给他送了一些土特产,风控的老总的老婆嫌不干净给扔了。对于老总来说那是个笑话,但是我知道,治国你在学校也许很优秀,你这孩子挺努力,但是在这个拼家庭的社会,也许已经没有这份工作了。因为风控的老总觉得这孩子挺傻,送礼送了一些扔货。治国很勤快,也会说话,在学校做学生干部,要是在三十年前也许前景很好,但是现在,治国没有人稀罕你的土特产。治国,这不是一个使劲干别人就说你好,肯为你说话的时代。治国长得很帅,男孩子没用,没有人指导他,没有人告诉他怎么去做,什么事都是他去摸索。也许治国以后会出人头地,但是40岁之前他的命运已经确定了,要让现实碰到头破血流在知道社会的真相,才能磨合好自己。。。。
治国后来没用留下,几经面试找了一份保险公司的工作,很辛苦,后来逛街见过一次,看得出感觉挺累,挺辛苦。但是我觉得治国还可以,我就想不通,为什么风控老总不肯为其说句话?如果他说的话,我也许会给他点助力。这是后来的我和风控老总一次饭局的谈话,风控老总说有一次看见治国把接待用烟,往口袋里塞了两盒,这事让他彻底的否定了治国。后来我让小胖问治国拿烟做什么,小胖给我的答案是治国想回家的时候带给父亲抽,因为中华父亲没抽过几次,我当时的感觉,真是觉得一个字:哎。。。还是小胖点醒了我,说治国家不是很好,也没啥坏心,就是想给父亲那点烟抽。我一下明白了,风控老总懒得去明白,也不想了解,这孩子为什么把接待烟装走,但是这个细节让他彻底否定了这个优等生,这不是什么大事,但是这个细节让其觉得治国讨厌。治国觉得有那么多中华,父亲抽烟,不经意拿几盒给父亲,让父亲抽一下好烟,本来就是接待的,和偷也压根没有关系。。但是就是治国的这份孝心,让治国的形象在他们老总那里大打折扣,也是因为没有,这个没有抽过几次,让治国没有了机会。我问小胖你拿吗,小胖说自己买不行啊,这种东西作为实习的拿了不好,反正就是不好。这就是差别,是小胖高尚不会有那想法吗?是小胖家里可以买,不会去做,治国也许也知道拿不好,因为自己只是实习生,但是烟很好,自己买吸太贵,出于孝心,其原因还是家庭吧。后来我知道是因为这件事治国的老总烦了治国,一句话也没说,我也无法在为其说话。这个结果,真的有点无以名状,是家庭的原因,还是什么?我也没弄清楚,这孩子挺可惜。学校是不会教育你如何为人处事的,即便有思想品德课,老师也只是讲讲空泛的道理而你也未必就真听得进去。真正的做人的教育在哪里呢?全在家里呢!每个父母都有自己习惯的一套做人方法,他也习惯性地把这套原则方法传授给孩子,因为他觉得这样做是对的,否则他这辈子就不这样做了。但许多普通的父母就没有想到,他这辈子的不成功是否和自己的为人处事方法有关呢?如果有关系,那他还能把自己的老一套再教给孩子吗,让孩子也一辈子不成功?总结了一下,家庭优越点的孩子比较不惜财,相对性格也开朗一些。以前我一直的印象是家庭普通的孩子应该更朴实一些,但是通过观察这些孩子,在联系到自己的朋友、同事,真的,家庭条件差些,大多都是有些狡黠的,做事心理有很大的计算过程。这个计算过程对父母来讲是好事,比较节省,但是对自己发展,交友,人生态度是一个很大的思维框架,往往会跟随自己的一生。思维方式差异就更大了。例如小胖的爸爸的思考方式以及对小胖的教育。自己出了哪些问题要怎样修正。如何有自知的能力。这群孩子大多遇到问题首先是抱怨,其次再想别的,而且一般不会思考自己的毛病。两种思维方式都自成体系。从外表来看你看不出它们直接产生的后果,所以作为孩子特别容易承袭父母的思维方式。但是恰恰就是思维方式是优秀与否的根本决定因素。 我们的青年一旦承袭了一种思维方式往往就决定了一生的定位,而且直至终老也未必能发现自己的思维导致了自己的命运。